新春走基层|“孤岛”变电所

时间:2020-01-26 22:52:49 作者:admin 热度:99℃

image.png

烧炭嘴变电所被东环线和渝贵线夹在中央,加上周边正在拆迁,方圆两三公里已经无人居住,成为了一个“孤岛”变电所。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赵紫东 摄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1月26日13时讯(记者 赵紫东)烧炭嘴牵引变电所是渝贵铁路上的一个普通变电所。

说它普通,那是因为在347公里长的渝贵线上,类似功能的变电所有10个;说它不普通,却是因为受拆迁影响,它成为了一个“孤岛”,方圆两三公里内无人居住。

新春前夕,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在渝贵线珞璜南站下车,乘汽车到达公路尽头,再沿全是黄泥的施工便道步行半个小时抵达烧炭嘴变电所。

“孤岛”名副其实。

正在施工的重庆铁路枢纽东环线和建成的渝贵铁路分列在变电所两侧,如同两条长长的平行线将变电所牢牢“夹”在中央。

这个变电站由陶鹏、贾智强、向桃三个年轻人轮流担任值守任务,5天轮班一次,24小时在岗。现在的变电所自动化程度很高,绝大多数的工作都能通过远动系统完成。出于应急和安全考虑,部分牵引变电所还是安排有人值守。当天值守变电所的,是27岁的向桃。

image.png

变电站由三个年轻人轮流值守,5天轮班一次,24小时在岗。现在的变电所自动化程度很高,但出于应急和安全考虑,部分变电所还是一刻不离人。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赵紫东 摄

12时整,闹铃响起,当天第二轮设备检查巡视时间到了。向桃往头上扣上安全帽,带上手持机,拿起一串钥匙走到设备前开始逐一核对检查。

向桃说,检查设备不是眼睛瞟一下就完事,要调动五官,口念巡视标准,看、听、嗅并用,才能及时发现设备隐患,预防事故,确保绝对安全。

检查完第一部分设备,向桃沿着规定好的巡视路线走到牵引主变压器前,又开始了逐项检查。向桃说,仅这一部分的检查就有80多项,每天四次检查,缺一次都不可。 

image.png

在牵引主变压器前,向桃逐一检查80多个部位。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赵紫东 摄

牵引变电所,顾名思义,就是将发电厂出来的高压电变换成列车所需电压,传送到接触网上去,供列车运行使用。一旦因变电所原因导致供电中断,列车的运行安全也将受到严重影响。

去年9月,向桃在对高压开关柜断路器进行检查时,发现异常。“放电声很大、且不均匀,似乎不太对劲,随时都有引发故障的可能。” 向桃将异常及时向上级汇报。在随后的应急处置中,故障元件被更换下来。工友们发现断路器的绝缘瓷瓶几乎将被电压击穿,一个可能影响列车安全运行的故障,就这样在萌芽状态被排除。

“我们的工作就是要细心,每一次检查都很关键,要对每一位旅客和货主的安全负责。” 向桃说,变电所和电打交道,时时刻刻都要谨小慎微,一旦出事,就绝不是小事。

晚上20时,完成当天最后一轮设备检查巡视,向桃回到了休息室。

image.png

由于变电所地处偏僻,一天到头,值守人员们很难和人面对面说上话。图为向桃正在检查高压开关柜。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赵紫东 摄

一整天,除记者以外,变电所没有一个人来访。

变电所周边因征地,居民已经全部迁走,在这里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电流的“滋滋”声和列车驶过钢轨的摩擦声,很少听到“人语”,静得让人发慌。

“一天到头,很难和人说上话。”向桃说,值守期间不能离开变电所,设备检查巡视完之后的休息时间,就靠看电视和书来打发。

“微信聊天?那更是不可能的。”面对记者提问,向桃手指了指头顶的高清摄像头说,值守期间不能用手机,摄像头一直都盯着,自己和外界沟通都靠值班室的值班电话。

当这些能看的都看“烦”后,向桃就只好站在大门口看远处的高压铁塔来放空自己,“以此来换个环境”。

在记者准备返程时,值班室电话响起。话筒那头的调度员通知向桃,今晚变电所供电范围内将有接触网检修作业,0点到4点需要应急待命,确保变电所相关设备状态正常。

站在变电所大门口,向桃腼腆地说自己只能送到这。他一边挥手告别,一手举着手电筒为记者照亮脚下的路。

远处,一列动车正好驶过,车窗灯光打在向桃脸上,很温暖。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2688775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